• 你的位置:李小华 > 服务项目 > 中国真的通缩了?A股大牛来了?创造小孩=增加资产?洪灏、刘煜辉两大经济学家激辩2023年经济

中国真的通缩了?A股大牛来了?创造小孩=增加资产?洪灏、刘煜辉两大经济学家激辩2023年经济

发布日期:2024-01-14 08:10    点击次数:156

每经编辑:李泽东

4月17日下午,经济学家洪灏对话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刘煜辉,探讨近期经济形势,展望未来宏观走向。

在直播连麦中,刘煜辉首先回应《通缩开始了》争议。洪灏提出,主流经济学家认为咱们中国的经济还是没有进入通缩。

洪灏:刘博,您把通缩理解为是价格走势未来的预期,一个数据点并不能证明我们已经进入了通缩的一个趋势,先请您阐述一下,为什么您的观点跟主流的观点特别不一样?

刘煜辉回应称,可能更多的分歧是来自于大家对价格指标的确认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从感觉上讲,过去30多年的看中国经济的经验,有强烈的感觉不太一样。这一回虽然货币信用投放的强度是非常强的一个状态,而且投放持续了很长时间。从去年开始到今年一季度差不多15个月,放了44万亿的货币。

但是这一回明确的感知就是居民部门的反映非常地羸弱,车、房都是很难启动的一个状态,包括老百姓对钞票、通胀的预期。居然放了这么长时间的货币强度之后还非常从容,这和以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但是这一次消费的欲望非常寡淡,企业资本开支的意愿非常差,它背后的底层逻辑,追根溯源,经过过去比较艰难的三年,居民的资产负债表可能这一回受到的损伤是历史上没有经历过的,家庭部门的资产负债表的损伤,可能严重的程度超出我们历史上过去30年任何一个时期。

洪灝表示,今年3月的金融数据是有史以来表现最好的。2022年下半年开始,居民端中长期贷款呈下降趋势,同时存款快速上升,说明大家对借钱变得非常谨慎。经历了快一年居民端的信贷收缩,3月份的中长端贷款开始起来,表明现在似乎出现好转,还需要继续观察。观察经济,一方面我们可以拿一些好的数据来印证自己的观点,另一方面,有些数据还是比较弱的。所以,经济可能进入了一个结构性的改变。

经济修复过程中有无担忧?洪灏、刘煜辉深入探讨,居民端消费是关键

在直播连麦中,洪灏与刘煜辉对于近期经济修复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洪灏指出,因为上游已经持续通缩了很长一段时间,下游消费端、居民端可能还勉强地在弱通胀的格局,我们是否应该更担心上游的通缩呢?因为毕竟上游的通胀更多的是我们的产能去供应海外的需求。如果海外的需求没有,我们的进出口以后可能也会受到压力。如果进出口受到压力,它对于整个GDP的增长可能也会产生一个拖累,不像前两年那样,疫情三年中国的进出口其实是帮助了我们的经济处于一个持续扩张的趋势。这个趋势是否更值得让人担心的呢?

刘煜辉则表示,从3月份的数据来讲,虽然金融数据比较亮眼,但是M2和M1之间的剪刀差内口也是张开的,也没有收敛。你刚才讲投放了很多信用之后,信用没有到实体,又重新回到银行体内的话,没有去参与整个GDP商业资本形成的活动,参与不足,大量形成定期的存款,又回到了银行。

我个人的感知,这一回为什么重启整个经济循环的活动在眼下这么困难呢?根本的原因还是来自于居民端,就是消费。这一回消费的这个发动机非常羸弱,一个是不买房,一个是不买车。上游原料这一块去库的压力,导致最近价格下跌很多,包括新能源周期,今年以来下行的压力这么大,根本的原因还是来自于终端车销售的增速在大幅减速、跳水,包括有一个段子,“厂商在等着磷酸铁锂厂商的订单,磷酸铁锂的厂商又在等待电池厂的订单,电池厂又在等待着整车厂的订单,整车厂在等待着终端消费者在买单”。从这个逻辑来讲,生产端的通缩在加深,其实根本的原因还是来自于我们的需求端。

如何看待生育问题?刘煜辉:用创新手段使创造小孩=增加资产!洪灏:听说小朋友是耐用消费品 我笑了

在直播连麦中,洪灏与刘煜辉对于生育问题进行了探讨。

刘煜辉表示,降低生养小孩的成本,甚至激励他生育小孩贡献的释放,因为对他来讲是从根本上改变,如果我们用财政货币创新的手段,把他们生养小孩的成本,相当于他的负债,把他的负债全部承担下来,他创造一个小孩相当于资产负债多了一块纯的资产。

洪灏则称,就看年轻人怎么看待小朋友。前两天我还看到一个专家说小朋友是耐用消费品,我忘了是哪位专家说的,当时我笑出来了。我觉得显的确人口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变量,科技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变量。

刘煜辉:今年出现大牛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洪灏:上涨多少点?

此外,洪灝与刘煜辉针对今年的股票市场发表看法。

刘煜辉:简单讲,对股票市场来讲,能够构建一个强劲的经济复苏的剧本,现在关键是资本市场,1—3月份的股市,特别是春节过后的股市,实际上是一个存量市场,是一个很分裂的状态,为什么处在一个很分裂的状态?关键它是一个存量的市场,并没有很多新增资金进来,基金也卖得不好。在这个里面,一旦这个市场出现比较强的主题的效应或者是主题的方向,被剩下的那些资产的部分就会变成一个提款机,不断地被抽血。被剩下的部分就是所谓的经济复苏的板块或者是经济复苏的剧本所对应的那部分资产,比如产业方面对应的是新能源,经济复苏就是新能源+大消费。今天这个市场中间现在一直是被作为提款机的角色,呈现出risk off空头的排列状态。另外一部分是衰退时钟状态下面对应的强主题,所谓数字TMT、科技这一块,变成一个非常明显的risk on,某种程度还驱动泡沫化的状态。

洪灏:对,尤其是现在新的科技板块涨得非常厉害,像AI人工智能板块,我相信也得到各方面的关注。我们刚才讨论了这么多,跟通胀压力不太存在也有关系,毕竟科技板块是一个长周期板块,表现在它的市盈率非常高,市盈率非常高,对利率非常敏感。是不是也可以简单粗暴理解,不仅仅是对科技有希望,科技板块可能对政策也有很强的预期?觉得反正没有通胀,那就接着放,或者是把政策的协同组合进一步加码,形成行政财政货币化的局面,这样就可能跟2014年的格局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另一方面,别的板块好像表现就一般,变成整体的指数表现好像就是不温不火的样子。

我们刚才讨论了这么多都是合情理,反正我们也没有通胀,资产负债表需要修复,人们的预期需要起来,我们需要进行新的刺激的政策,科技板块的反应就可以理解了。甚至房地产板块最近也有一波比较好的表现,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房地产板块似乎也在预期复苏的事态。

刘煜辉:从专业角度看这个问题,所谓科技背后的宏大叙事我们不去讨论,抛掉宏大叙事的背景,纯粹从投资时钟的角度来讲,市场所有发生的这一切其实都是时钟成就的一个结果。比如同样ChatGPT,美国硅谷的一个创新、发明,这一段时间在美国的股市中基本上波澜不惊,但是没想到美国的这一项创新在中国带起了科技股的一波非常大的risk on的潮流,这背后实际上是两边时钟所处的象限不太一样。美国是高利率、胀周期,我们是低利率、缩周期,我们刚好是两个时钟的象限不太一样,所以同一个东西成就了完全两种不同的状态、两种不同的情绪。

洪灏:快牛、大牛是多少点?比如上证多少点能够称得上是大牛?

刘煜辉:过去15个月放了44万亿的M2,但是我们对应的资本形成可能只有9万亿,还有34万亿的钱并没有消失,在经济的各个角落里,以各种形态存在,关键看哪块资产率先出现赚钱效应,只要出现赚钱效应,有一个强劲的经济复苏的底层的逻辑,这个钱就会移动过来。

洪灏:我们简单粗暴地说因为股市总市值大概80万亿,如果我们多了30多万亿,那就要涨40%。

刘煜辉:也不是没有可能性,因为不像以前我们是等着放水,现在水已经放了15个月,这个水都已经存在了,都在经济的系统中间,只不过它没有往股市里面来。

洪灏:刘博,我们讨论了一个多小时了,最后我还想请教外围的风险,毕竟今年外围无论是地缘政治还是欧美的经济,其实都出现了一定的风波,最近美国的经济数据,尤其是工业制造数据在加速地下滑,同时工人的工资上涨之前非常猛,现在也开始有所放缓,同时销售的数据虽然好于预期,但是因为预期非常低,其实它的销售或者说外国的需求是在放缓的,最后迫使美联储的官员出来说“其实我们都预期今年下半年很可能会出现一个温和的衰退”,我不知道什么是“温和的衰退”,我认为即便是再温和的衰退,对于底层人民、老百姓还是很辛苦的,现在反映出来科技的板块大幅的裁员等等,已经开始有所体现了。中美的经济,无论是中国对于海外的出口还是看美元的系统,还是看海外的投资者在中国市场里的布局,它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没有办法,我们做中国市场,很可能需要比以前更加关注外围市场,因为外围的风险在上升。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洪灏对话刘煜辉 经济与市场展望》

每日经济新闻

经济板块刘煜辉刘博洪灏发布于:四川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owered by 李小华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